后备力量

怎么对待哈夫塔尔猛攻的Madison飞机场,利比亚国政党军守得住吗?

2020-04-10

图片 1

问:怎么看待哈夫塔尔猛攻的黎波里机场,利比亚政府军守得住吗? 据利比亚观察网29日报道,哈夫塔尔的部队对的黎波里国际机场发起了猛攻,他们试图占领机场。此外,哈夫塔尔的部队还在扎维耶和米苏拉塔进行了空袭。利比亚政府军已经动员了该地区的民兵,他们能守得住吗?

问:哈夫塔尔全线溃败的黎波里的原因,是什么啊?

近日埃及总统塞西会见了利比亚国民军将军哈夫塔尔,称在目前的利比亚极度混乱的战事中,埃及为了帮助利比亚尽快结束这场战争,将全力支持利比亚国民军打败利比亚团结政府军。在得到埃及总统的承诺后,国民军在国内士气大涨,士兵们统统响应哈夫塔尔全力打败团结政府军的号召,在这种局势下,团结政府军开始出现内部的混乱,有不少人认为国民军在埃及的支持下实力大增,根本没有击败的可能,而当前的局势对团结政府军来说也却是越来越不利,不仅有20个军阀因为不想被国民军消灭开始集体叛变,甚至连步兵旅这一正规军也选择联同军阀一起加入国民军的阵营。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据利比亚观察网29日报道,哈夫塔尔领导的利比亚国民军,对首都的黎波里机场,发起了猛烈攻击,他们试图占领该机场,此外,哈夫塔尔的部队还对扎维耶,和米苏拉塔进行了空袭;

哈夫塔尔元帅可能要梦断的黎波里——统一利比亚的大业或将功亏一篑。2019年的最后几天,利比亚内战的局势急转直下,原本国民军可以攻下首都,虽然巷战异场惨烈。由于土耳其这个搅屎棍横插一杠子,突然空投了1600名叙利亚的“土协军”(加上之前的250名特种兵,总人数已经达到了1850名),参加到了利比亚内战中,公然支持民族团结政府,利比亚内战在2020年将更加激烈。由于土耳其的参战,利比亚内战的形势或将转逆——国民军想一口气吃掉民族团结政府的愿望彻底泡汤了。

之前利比亚国民军萨拉伊部队和部署在南部的黎波里的部队集合,并对早前利比亚团结政府军所对外公布的已成功收复埃尔阿兹兹亚地区的说法表示否认。之后双方便开始了在阿齐齐亚和斯瓦尼激烈的交战,其中政府军为了重击国民军,甚至使用了BM-21火箭炮这类重型武器。虽然在一段时间里政府军取得了战场上的优势,但不久后国民军便从后方调来了大量的重型装甲部队,开始了接连不断的反击,并重新掌握战场的主动权。政府军由于后备力量的不足,在承受了国民军的多次轰击下,只能采取阵地防守的方式来拖延时间,尽管大部分阵营和地区都被国民军占领,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开始出力增援前方作战的利比亚政府军。在经历了三天的打压后,政府军终于又重新站了起来,随着西方各国加大增援力度,国民军的进攻势头再一次被政府军掐灭,他们打算占领首都的黎波里的机会也开始慢慢变小。

当前,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国际机场,仍然还在利比亚团结政府军 手中控制,虽然,团结政府军,面临着哈夫塔尔领导的5万多 利比亚国民军的围攻,可是,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依然动员了包括首都的黎波里,米苏拉塔,津坦等地区超过1万名民兵投入战斗,短期来看,团结政府军,依然有能力守住,首都的黎波里国际机场;

哈夫塔尔领导的8万国民军,充其量也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游击队),绝不是北约第二军事强国土耳其——支持下的“土协军”的对手。自从2019年4月份哈夫塔尔围攻首都的黎波里,8个月久攻不下,常言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国民军的士气已经耗损巨大有些低落;再者,这些在叙利亚杀红了眼的“土协军”,人数虽然只有足足的一两千,但都是经过身经百练的,战斗力非常强悍,加上土耳其配备的先进武器装备,国民军全线溃退——是自然而然的事。

图片 5

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国际机场,是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最重要的战略据点,因为,该机场一直承担着团结政府与外界的联系,它的安全直接关系到利比亚团结政府,是否能够接受到更多的海外援助物资,此前,卡塔尔,土耳其和欧洲等国家的物资人员,基本上都是从该机场运抵利比亚,如果土耳其出兵利比亚,帮助团结政府,该机场的重要性将进一步提升;

许多网友认为:土耳其插手利比亚内战,公然站在所谓合法的民族团结政府这一边,是为了攫取利比亚的油气资源,或者说想在地中海图谋不轨(双方已签订了所谓的海事协议),这都没错。但是,土耳其介入利比亚内战,与介入叙利亚内战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意识形态上的考量。

利比亚国民军非常清楚政府军希望打消耗战来拖延时间获得西方的增援,因此他们开始使用空袭的方式对其阵地发动打击,也因此控制住了的黎波里国际机场。最终国民军乘胜追击,对政府军采取大面积空袭和轰炸,根本不给对方任何喘息和拖延时间的机会,一举拿下此次交战的胜利。

如果此次哈夫塔尔 领导的利比亚国民军,对该机场发起了猛烈攻势,其主要目的,可能就是想切断土耳其出兵利比亚,支持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因为,对于哈夫塔尔来讲,土耳其大兵一旦入境利比亚,将对利比亚国民军带来很大的隐患,甚至有可能将利比亚国民军彻底打败,如果在此时拿下该机场,将很大程度上,阻碍了土耳其出兵利比亚,正是由于该机场的重要性,团结政府军,势必会努力守住该机场,毕竟,对于利比亚团结政府来讲,该机场就是一个重要的生命通道,一旦被利比亚国民军拿下,将有可能彻底切断团结政府与外界的联系,从这个角度来看,哈夫塔尔领导的利比亚国民军,要想拿下该机场,可能没有那么容易。

利比亚内战8年最根本的原因是什么?或者说利比亚国内的主要矛盾是什么?当然是世俗派和宗教派之间的你死我活的较量。加之大国或地区强国的介入,使利比亚的内战与叙利亚内战多了几分类似,说穿了都是大国间博弈的产物。虽然民族团结政府是被联合国公开承认的,但以哈夫塔尔为首的宗教派政府,背后是穆兄会的影子,背后是中东大国沙特等阿联盟国家的支持,当然也有俄罗斯的鼎力相助。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野心,就是要恢复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荣光,要在中东地区称霸,当然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沙特了。凡是沙特反对的,土耳其就支持!

而在经历了这场大胜之后,不少军队开始选择“叛变”政府军倒向国民军的阵营,并在哈夫塔尔面前宣誓誓死效忠国民军,打击政府军。事实上这些“叛变”的军阀和武装组织,大多都是由囚犯组成的民兵部队,本身在战斗力还是忠诚度上就非常不可靠,一旦遭遇袭击或者出现战场局面的倾斜,立刻采取投降的方式倒向占据优势的一方,因此对目前完全掌握利比亚战场局势的国民军来说,得到近20个军阀和和一整个步兵旅的投降根本没有任何难度,未来的局势也将因此倾斜的更加严重,对于政府军来说不仅势力大减,还出现内部大乱,实在无力继续和国民军交战。

关注小柳聊聊兵,更多精彩内容观看!

2014年的1月,穆兄会把持的利比亚国民议会将任期延迟一年,引发世俗派的不满,在各方势力的支持下,哈夫塔尔将军发动政变,意图推翻穆兄会的政府,但是被挫败。在6月份举办的大选中,宗教派势力再次大败。不甘心失败的宗教派武装,将新成立的国民议会迁往东部城市托布鲁克,自行组建就国民政府,至此形成了利比亚国内两雄对峙的局面,加上亲卡扎菲的武装和极端组织以及部落武装的起哄,利比亚打成了一锅粥,一打就是5年。

图片 6

您的一个点赞!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而无论是美法德等欧美国家还是大部分的阿拉伯国家,实际上都不希望一个宗教化的利比亚政府出现,唯一实质性支持民族团结政府的国家是土耳其。但是以土耳其目前脆弱的经济实力,对于民族团结政府的支持度不会很高,所以只能用“代理人”的战争,让那些在叙利亚的“土协军”去挡枪子儿。因此可以毫无悬念的断定:2020年,利比亚的内战将进入焦灼状态。

在这种一边倒的情况下,此次国民军仅出动两万兵力对首都的黎波里发动进攻,虽然在兵力上不占优势,但这两万名士兵根本毫不畏惧,进攻十分坚决。一方面主要是因为利比亚团结政府军内部军阀要么叛变要么内乱,根本无法继续团结应战,政府军虽然拥有以美国为首各大西方国家的支持,但需要付出巨大的石油利益,政府军内部的这些军阀除了获得军事援助外根本无法得到更多利益。而相比之下,目前国民军已经将国内95%的石油资源掌控,这种巨大的差距让不少武装组织非常心动,纷纷决定臣服于哈夫塔尔的领导,而且哈夫塔尔为了获得这些部队的支持,甚至承诺在攻占的黎波里后,所有参战的“民兵”全部可解除武装,加入正规军的行列,从此也能享受更好的福利和待遇。在这些利益的驱动下,才会有现在国民军的不断强大以及政府军的内乱发生,此次不止埃及宣布支持国民军,沙特等其他阿拉伯联盟以及俄罗斯,都开始声明愿意为国民军增强武装力量,政府军的未来已经岌岌可危了。

比利亚内战已经到了非常关键的时刻,国民军的5万大军(网络上也有说8万大军)正在猛烈攻击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所在地的黎波里。

其的得到重型武器,让国民军败北。此消息一出,非常震惊,我的看错日期。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政府军被国民军团团包围数月,竟然前一小时看好国民军,现在倒好,被不看好的政府军全面打败。9月11日,利比亚政府军利用的黎波里附近村庄继续打压国民军,双方在交战中,政府军釆用大量重型武器,包括榴弹炮,向国民军一线阵地发起猛攻,导致对方有大量的人员伤亡。另外,政府军还釆取空中打击战术,利用无人机进行攻打国民军的集中营和其它军事设备,国民军损失惨重。由此可见,政府军得到更大的生存空间,相反,国民军被重创,让其领域被对方挤压,包括国民军向外逃避,并驻守郊外。(利比亚政府军)

的黎波里国际机场目前控制在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手中,虽然面临哈夫塔尔五万大军的围攻,但民族团结政府依然动员了米苏拉塔,的黎波里,津坦等地上万人的民兵投入战斗,保卫的黎波里机场乃至于整个城市不成问题。(利比亚国民军的皮卡)

二战时期,利比亚是意大利的殖民地,没有话语权,更没有独立外交。1969年,27岁的卡扎菲中尉,利用自由军官的名誉发动九月革命,推倒亲西的利比亚王国,从此,独揽大权,并让其家族平步青云,在海内外拥300亿美元以上的资产。对待犯罪的民众是非常残酷无情。

实际上,的黎波里机场周边的战斗并不是哈夫塔尔攻打利比亚政府军,而是利比亚政府军主动出击,猛攻哈夫塔尔的部队。

2011年,卡扎菲亲西方不成,被其谋财害命,原因利比亚政府持有143吨黄金,欲建立一个泛非货币来对抗美元,此罪是美国人要他的性命。导致利比亚内乱持续至今。

据利比亚观察网29日报道,执行“愤怒火山”行动的利比亚政府军对的黎波里国际机场附近的哈夫塔尔叛军发动了反攻。2019年4月哈夫塔尔进攻的黎波里时,他的部队曾一度占领了机场,但很快就被政府军收复,一些利比亚国民军(哈夫塔尔军)残部留在了附近,严重影响了机场的安全。

此前,国民军势如破竹把政府军压缩到喘不过气,在短时间内,攻占了多个军事据点,并且,策略上要对政府军进行最后的疯狂打压,而且还推翻现政府。但是,最终被政府军进行疯狂反扑,让其抱头鼠窜。(国民军)

利比亚政府军在战斗中摧毁了国民军的几栋大楼,击毁两辆坦克和一辆卡车。在通往机场的路上,哈夫塔尔的部队试图分散哈姆扎营地和哈拉塔特前线忙于作战的政府军,营造分而击之的环境。但利比亚军队设法控制了公路,他们又摧毁了三辆军车,俘虏了10名国民军士兵。(正在的黎波里机场反攻的利比亚政府军)

哈夫塔尔领导的国民军,遭遇严重的打击,让其士兵情绪低落,被政府军反败为胜,国民军想迅速攻占首都,是遥遥无期,令人震惊的政府军,这一举动,让外界大跌眼镜。上半年,国民军已经开始了总攻,但迟迟未能攻破的黎波里。哈夫塔尔得到多方的支持,包括美国、俄罗斯、阿联酋、约旦、埃及等国家支持。只要国民军不气馁,坚持就是胜利。(哈夫塔尔)

的黎波里国际机场是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最重要的据点之一,它的安全关系着利比亚政府是否能够接受到更多的海外资源。来自土耳其,卡塔尔和欧洲的物资,人员要么从港口进入的黎波里,要么就从机场进入。尤其是在土耳其于27日出兵利比亚之后,的黎波里国际机场的重要性进一步提升。因此,利比亚政府必须确保机场的安全,消灭这一带的敌人。

个人认为政府军得到土耳其的支援,无论是军事装备,还是军事顾问,都对政府军有利。

尽管哈夫塔尔在嘴上气势汹汹,号称要踏平的黎波里,但他的实际动作却跟不上节奏。利比亚政府军经过几个月的奋战,已经将战线反推到的黎波里东南部郊区。在25日的战斗中,利比亚政府军还在萨拉赫丁击毙了哈夫塔尔的大将法迪.穆罕默德.马斯拉蒂上校,俘获,摧毁了9架飞机。可见,哈夫塔尔的实力并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强大。(利比亚政府军宣布动员令)

哈夫塔尔麾下国民军在的黎波里全线溃败这一论述不太准确,要知道利比亚国民军已经进入的黎波里市区,距离的黎波里海滩(地中海)也不到20公里了,这次突然的受挫,只是指在的黎波里市中心的战场。

◎的黎波里市区当前格局。

12月30日,利比亚国民军在的黎波里市区马术桥附近推进时,遭遇了重创,团结政府军摧毁了利比亚国民军的12辆军事车辆,击毙了10名士兵,利比亚国民军的攻势被瓦解。

的黎波里政府当前控制的大的黎波里地区,包括靠近突尼斯的地中海沿岸至的黎波里、苏米拉塔、苏尔特一线地区,这些地区被称为大的黎波里地区,当前这一团结政府控制的大的黎波里地区,都已经被利比亚国民军包围,多路逼近收缩口袋。

只是局势危急的却是的黎波里市区,因为利比亚国民军已经攻破的黎波里南部防线,进入南部市区,同时该地区也是双方战事最为激烈的地区。◎大的黎波里地区局势。

哈夫塔尔在前线接连吃败仗,啃不下的黎波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加强宣传攻势,忽悠沙特,埃及给他提供更多的支持。他根本就没有能力拿下的黎波里机场,又有何能力统一利比亚的黄粱美梦。

当然,哈夫塔尔当前的确面临了巨大的危机和挑战。

12月31日哈夫塔尔紧急赶赴埃及和埃及总统举行会谈,以商讨土耳其军事介入利比亚战场一事。

也是在12月31日,阿拉伯联盟(阿盟)也开始召开紧急会议,以商讨利比亚局势。

土耳其已经向的黎波里投送了至少1600名叙利亚国民军,并且这些已经抵达的黎波里的叙利亚国民军已经赶赴战场作战。

有叙利亚国民军在抵达苏米拉塔机场之后,进行了自拍并上传到了社交媒体上,从自拍的照片来看,这次运输他们过来的是军用运输机,而非之前的客机,这意味着还有更多的叙利亚国民军正在被土耳其从叙利亚战场转移到利比亚战场。◎抵达利比亚的叙利亚国民军自拍照片。

而在12月30日,埃尔多安就将对利比亚出兵的动议提交给了土耳其国会议长办公室,1月2日议会将对该议案进行辩论;此前土耳其表示最快将在1月7日在议会提交并表决该动议,这意味着土耳其正在加速完成出兵的法律程序。

埃尔多安表态称:“在合法的利比亚的黎波里政府的支持下,土耳其将确保执行与利比亚签订的所有协议的要素。”,言外之意,土耳其出兵是势在必行的了。◎的黎波里战场。

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守住的黎波里机场,等待土耳其军队的援助。从2019年4月开始,的黎波里之战已经打了8个多月。尽管哈夫塔尔领导的国民军占据了上风,但一直没有能够击溃支持民族团结政府的军队。这说明,哈夫塔尔在军事方面并不占据压倒性优势,民族团结政府也不是不堪一击。12月26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已经表态,正在向土耳其议会申请出兵利比亚。所以,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一方必然不惜一切代价守住的黎波里,等待土耳其军队的援助。

哈夫塔尔当前面临的困境的确是如何和埃及、沙特等盟友讨论出一套应对土耳其出兵的策略。

哈夫塔尔统一利比亚的大业功亏一篑,是因为土耳其派兵阻止,埃尔多安在派土耳其军队侵占叙利亚北部地区,现在又把黑手伸到地中海南岸的利比亚,恢复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野心昭然若揭。

利比亚国民军总司令哈夫塔尔在11月20日曾经对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发出最后通牒,限令利比亚政府总理萨拉杰在72小时之内撤出的黎波里,但利比亚政府置之不理。

随后,利比亚国民军对政府军发动猛攻,这几天双方军队在的黎波里国际机场进行激烈战斗,之后国民军曾经攻入的黎波里市区20里,遭到政府军拼死抵抗。

在利比亚政府军岌岌可危的危急形势下,土耳其政府从叙利亚战场抽调250名当地武装,用两架飞机空投到的黎波里,两天内,土耳其再次空投1600名“叙利亚国民军”,这些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在长期叙利亚内战中身经百战,久经考验,拿着北约第二军事强国土耳其的先进武器加入战争,给正在与利比亚政府军浴血奋战的利比亚国民军当头一棒!

哈夫塔尔的8万国民军本来就是带着游击性质的乌合之众,遇上这些强悍善战的土协军,进攻马上受阻,损失惨重,战争的天平马上向利比亚政府军倾斜。

近2000名土协军突然出现在的黎波里战场,犹如当年突然加入山海关战场支援吴三桂军队的清军,利用武器优势,给相当于李自成大顺军的利比亚国民军突然打击。

利比亚国民军在土协军与利比亚政府军的夹攻下出现了被反攻的状况,足可以见到哈夫塔尔军队的战斗力非常一般。

从2019年4月4日哈夫塔尔的国民军发起的利比亚统一战争,到现在已经打了8个月了,哈夫塔尔却还没有完成最重要的攻占的黎波里,仍然陷入战争泥潭,这足以见得哈夫塔尔的国民军其战斗力非常虚弱。

因此利比亚国民军在这次围攻的黎波里的进攻当中出现功败垂成的状况,应该是实属正常。毕竟有土耳其武装力量的帮助,显然会大大增强利比亚政府军的抵抗能力。

由于土协军的参战,利比亚内战的形势或将转逆——利比亚国民军想一口气吃掉利比亚政府军的愿望彻底化为泡影。

利比亚政府军有土耳其势力加入以后,利比亚国民军实现利比亚统一的目标明显实力不够,此前哈夫塔尔也一直在寻找外援,哈夫塔尔希望得到俄罗斯的军事支持。的黎波里的民族团结政府是联合国承认的合法政府,哈夫塔尔的利比亚国民军属于另一山头,目前没有得到联合国的认可。得不到联合国的认可,俄罗斯又把心思放在叙利亚内战之上,不太愿意染指利比亚,只派遣少数雇佣兵进入利比亚帮助哈夫塔尔,得不到强大的军事外援,仅凭哈夫塔尔的8万利比亚国民军想统一利比亚,遇到强大的土耳其阻拦根本没有可能。

自从2011年卡扎菲政权被美国为首的北约支持的利比亚反政府武装推翻以后,利比亚便陷入了长期内战局面,经过多年的混战,利比亚主要形成了两大势力:哈夫塔尔领导的控制了全国90%以上领土的利比亚国民军、萨拉杰领导的盘踞首都的黎波里及周边地区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

为了挽救灭亡的命运,2019年12月26日,萨拉杰领导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正式向土耳其提出请求:出兵利比亚,消灭国民军。这之后的几天时间里,土耳其已经从驻守在叙利亚北部的土耳其安全区里的仆从军——叙利亚国民军里两批次抽调了近2000名老兵,部署到利比亚的黎波里的主要军事据点。

土耳其决定向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派遣一支5000人规模的快速反应部队,随后还会有更大规模的部队陆续抵达的黎波里,支援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试图消灭利比亚国民军。

面对北约第二军事强国土耳其与利比亚政府军的疯狂反扑,哈夫塔尔领导的利比亚国民军也不甘束手待毙,积极向埃及与阿联酋等阿拉伯国家求援。

据说埃及的装甲部队也将开进利比亚,奔赴的黎波里郊区,支援利比亚国民军。阿联酋也已经出动了三架军用运输机向利比亚运送了雇佣兵与武器支援利比亚国民军。

由此可见,土耳其支持的利比亚政府军与埃及、阿联酋支持的利比亚国民军必将陷入长期混战局面,利比亚统一遥遥无期,最终的胜负结果还要看美国与俄罗斯等大国的态度。

哈夫塔尔领导的利比亚国民军在的黎波里前线并没有控制主动权,也没有对利比亚政府军形成绝对的军事优势。哈夫塔尔的实力也并没有许多人想象中那么强大。

在12月27日至1月1日的黎波里前线的战斗中,处处吃败仗,被打的丢盔弃甲。虽然哈夫塔尔目前还没有全线溃败,但明眼人都看得出,哈夫塔尔气数已尽。(防守的黎波里的利比亚政府军)

哈夫塔尔之所以啃不下的黎波里,接连遭受挫折,无非是因为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哈夫塔尔并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强大,利比亚政府军也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不堪一击。哈夫塔尔在2014年成立了托布鲁克政府,他的军队被称为利比亚国民军。国民军和托布鲁克政府的骨干力量是卡扎菲时代的旧官僚,旧军官。国民军号称控制了利比亚90%的土地,其实这只是一个好看的纸面数据。毕竟利比亚是个沙漠国家,真正能住人的也就地中海沿岸一片,利比亚政府军依然控制着人口最多的的黎波里和第三大城市米苏拉塔,实力不算很差。

第二,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得到了民众,尤其是西部地区民众的支持,他们不希望成为军阀头子哈夫塔尔的臣民。在伊斯兰世界,世俗化与民主制往往是不能共存的,像哈夫塔尔这种打着世俗化旗帜的军阀往往是大权独揽的狄克推多,他们不能容忍教法化和穆兄会是因为穆兄会具有强烈的平民化色彩,这是那些军阀,国王们不能容忍的。而推行教法化路线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有效利用了人们的精神信仰,实行议会民主制,获得了民众的支持。这就导致西部地区的民兵们都愿意拿起武器反抗哈夫塔尔。(的黎波里人民上街抗议哈夫塔尔)

第三,哈夫塔尔接连吃败仗是因为在2019年4月至11月的战斗中被政府军打怕了,国民军早就已经斗志衰竭,士气崩溃。哈夫塔尔在2019年4月宣布进攻的黎波里,号称“三十天拿下的黎波里”,他们一开始对的黎波里形成了三面包围之势,试图从盖尔扬方向攻入首都。结果利比亚政府军在6月夺取了盖尔扬,把国民军赶出了市区。9月份的战斗中,政府军又拿下了争夺多日的图格哈尔,苏巴亚,阿齐齐亚等战略要地,哈夫塔尔军久攻不下,锐气已失。

第四,国际社会对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的支持让哈夫塔尔的阴谋始终不能得逞。托布鲁克政府只得到了沙特,埃及,阿联酋,苏丹等少数国家承认,即便俄罗斯和法国在公开场合也承认民族团结政府。民族团结政府毕竟是受联合国承认的合法政权,有两百多个国家与其建交,他们都不愿意看到哈夫塔尔消灭一个合法政权。在这其中,土耳其和卡塔尔给予了民族团结政府极大的援助,屡屡挫败了哈夫塔尔的阴谋。(利比亚政府军)

尽管哈夫塔尔已经在12月12日下达了所谓的“总攻”命令,但他的军事行动却有些虎头蛇尾,国民军连日以来只是对周边城市乱投炸弹,根本就没有发起过大规模攻势,可见所谓的“总攻”只不过是哈夫塔尔元帅吹牛而已。

2011年,利比亚内战爆发,反对派武装将卡扎菲政权推翻,卡扎菲本人也被打死。不过,卡扎菲政权倒台以后,利比亚并没有能够迎来和平与稳定,反而陷入了军阀混战的局面。受到国际社会认可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希望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而哈夫塔尔希望建立一个世俗政权,双方矛盾重重。最终,哈夫塔尔与民族团结政府在2014年闹翻。哈夫塔尔带领国民军在利比亚东部地区扎根,并迅速扩大了实力。哈夫塔尔自称国民军数量75000人,背后还有阿联酋、埃及、沙特与俄罗斯的支持。哈夫塔尔

在中东地区,土耳其一直都是一个不确定因素,土耳其之所以被称之为不确定性因素,是因为土耳其非常善变,而且是北约中有实力、有野心的国家,一直想恢复奥斯曼帝国昔日的版图!

为了恢复奥斯曼帝国昔日的版图,近日,在土耳其议会新年休会的情况下,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不能亲自下令发兵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只有等到时间,2020年1月7日,土耳其议会才会复会,复会之后,土耳其议会才会决定是否让土耳其正规军进入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

哈夫塔尔元帅带领的利比亚国民军一直都围攻首都的黎波里,的黎波里的民族团结政府危在旦夕,土耳其再不出兵利比亚,再不替的黎波里的民族团结政府解围,哈夫塔尔的8万国民军就会攻入首都的黎波里,和支持的黎波里民族团结政府的民兵武装一决雌雄,最后将支持的黎波里民族团结政府的武装一举剿灭。眼看哈夫塔尔的8万国民军胜利在望,统一利比亚指日可待,在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的再三敦促之下,土耳其直接介入的黎波里之战!

没有得到议会的许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不能派遣正规军到利比亚,埃尔多安就让身经百战的1600名来自叙利亚的“土协军”空降的黎波里,公开支持的黎波里的民族团结政府,参与了利比亚的内战,让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之战变得更激烈。

土耳其这个善变的不确定性因素的介入利比亚内战,会让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更难打,哈夫塔尔带领的利比亚国民军更难攻进首都的黎波里。短期之内,76岁的哈夫塔尔不可能带着8万国民军统一利比亚,哈夫塔尔在有生之年统一利比亚的梦想可能会破灭,统一利比亚的大业可能要交给继任者来完成!

除了土耳其这个搅屎棍突然搅局之外,哈夫塔尔迟迟没有攻下首都的黎波里,迟迟没有统一利比亚,还因为哈夫塔尔的8万国民军实力有限,正因为利比亚国民军实力有限,的黎波里的战争打了8个月,仍然没有攻进的黎波里。

利比亚国民军实力有限,哈夫塔尔一直在寻找外援,哈夫塔尔希望得到俄罗斯的军事支持。的黎波里的民族团结政府是联合国承认的合法政府,哈夫塔尔的利比亚国民军属于另一山头,目前没有得到联合国的认可。得不到联合国的认可,俄罗斯又把心思放在叙利亚内战之上,不太愿意染指利比亚,只派遣少数雇佣兵进入利比亚帮助哈夫塔尔,得不到强大的军事外援,仅凭哈夫塔尔的8万利比亚国民军想统一利比亚有难度!

土耳其的介入增加了哈夫塔尔统一利比亚的难度,但是在利比亚的所有武装中,哈弗塔尔控制了利比亚70%以上的领土,控制了利比亚重要的油田、港口,土耳其介入利比亚,捞不了多少油水,只能暂缓利比亚的统一,不能阻止利比亚的统一!

2019年4月,哈夫塔尔下令国民军进攻首都的黎波里。不过,从8个多月的的黎波里之战来看,国民军的战斗力并没有哈夫塔尔形容的那么强。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仅仅能够控制的黎波里周边的一小部分地区,所能够依靠的武装力量多数也都是利比亚的部落武装。尽管如此,国民军依旧在8个月的战事中,没有能够攻入的黎波里。现如今,土耳其已经宣布要进兵利比亚。哈夫塔尔想要快速统一利比亚,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土耳其出兵之前,抢占首都的黎波里。因此,国民军才会在近期一次又一次的发起猛攻。

哈夫塔尔的利比亚国民军实力虽然不强,但是在利比亚的首都的黎波里之战中,没有全线溃败,只是对手增加了,失败的可能性有所增加而已!

哈夫塔尔领导的利比亚国民军围攻首都的黎波里9个月后全线崩溃?只有睁眼说瞎话的人才会散布这样的结论。不过,从2020年1月起,利比亚从内战进入了外国军队在战场唱主角的叙利亚化的新阶段,哈夫塔尔领导的国民军,萨拉杰领导的民族团结政府及其武装,都将逐步沦为配角与背景。

利比亚国民军围攻首都的黎波里长达9个月,早已陷入了拉锯战、僵持战,总体而言,哈夫塔尔的优势比萨拉杰大一点点,毕竟是国民军在围攻民族团结政府最主要的也是最后的大本营的黎波里,并不存在国民军全线溃败的情形。

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国民军与民族团结政府的武装再次爆发了激烈的战斗,国民军在的黎波里的南部郊区击溃了民族团结政府武装,占据了敌人的许多据点。但是,国民军在法鲁西亚地区遭到了民族团结政府武装的阻击,进攻受挫,10几辆军车被摧毁,并阵亡了几名士兵。

利比亚虽然幅员辽阔,但人口极少,大约600万人,各派武装的规模都不大,顶多就是旅级、师级的规模,哈夫塔尔领导的国民军规模最大,但也不会超过三个师的规模,其核心部队是来自于卡扎菲政府军的旧部,战斗力也最强,但人员也有限,7000人左右,还不到两个旅的规模。

所以,国民军与民族团结政府武装的多数战斗的规模都很小,通常都是排级、连级的战斗,每次战斗的人员伤亡都不大,这意味着一方在战场消灭另一方的主力部队的可能性极小,只伤皮毛,未上筋骨,这也是国民军围攻民族团结政府武装长达9个月,还未能打进的黎波里市中心,解放首都,推翻民族团结政府的根本原因。

2011年卡扎菲被推翻,利比亚便陷入了内战,经过多年的混战,利比亚主要形成了两大势力:控制了全国90%以上领土的国民军、盘踞首都的黎波里及周边地区的民族团结政府。

哈夫塔尔及其国民军是世俗主义者,而萨拉杰及其领导的民族团结政府与旗下武装都是狂热的伊*S*兰主义,支持民族团结政府的伊*S*兰主义武装中包括了穆斯林兄弟会武装——穆斯林兄弟会得到了土耳其、卡塔尔、伊朗的支持,却被埃及、沙特、阿联酋、巴林、约旦等国家列为恐怖组织。

穆斯林兄弟会武装在利比亚替民族团结政府打仗,与哈夫塔尔领导的国民军在战场厮杀,这也是埃及、沙特、阿联酋、巴林、约旦等阿拉伯国家力挺哈夫塔尔的一个重要原因。

利比亚战争有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从2011年至2019年12月31日,这个阶段属于内战,表面上看是哈夫塔尔与萨拉杰的对决,本质上却是世俗主义与伊*S*兰主义的较量——争夺利比亚的统治权。

从2020年1月起,利比亚战争进入了第二个阶段,即叙利亚化阶段,主要特征是域外国家在利比亚的势力扩张的战争,利比亚人在这个新阶段的战争中将逐步沦为配角,无论是萨拉杰及其民族团结政府,还是哈夫塔尔及其国民军,皆是如此。

2019年12月26日,萨拉杰领导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正式向土耳其提出请求:出兵利比亚,消灭国民军。这之后的几天时间里,土耳其已经从驻守在叙利亚北部的土耳其安全区里的仆从军——叙利亚国民军里两批次抽调了近2000名老兵,主要是叙利亚土库曼人,部署到利比亚的黎波里的主要军事据点,与哈夫塔尔的国民军作战。

土耳其原本计划在2020年1月8日-9日提请议会表决通过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的出兵请求,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实在等不急了,提前到1月2日让议会表决,由于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在议会占据多数席位,通过表决没有悬念。

议会通过表决后授权埃尔多安出兵利比亚,土耳其首先向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派遣一支5000人规模的快速反应部队,随后还会有更大规模的部队陆续抵达的黎波里,支援民族团结政府,试图消灭利比亚国民军。

哈夫塔尔也不是善茬,更不会坐以待毙,前几天,他又访问埃及,与埃及总统塞西会晤,寻求救援。2019年12月12日,针对埃尔多安将出兵利比亚的言论,塞西就作出了反击,称埃及也会出兵利比亚,支援利比亚国民军。一旦土耳其的前锋部队——一个旅规模的快速反应部队抵达的黎波里,埃及的装甲部队也将开进利比亚,奔赴的黎波里郊区,支援国民军。

与此同时,就在土耳其将仆从军叙利亚国民军中的土库曼老兵抽调到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的这几天时间里,哈夫塔尔的另一个主要支持者阿联酋也没有闲着,已经出动了三架军用运输机,向利比亚运送了雇佣兵与武器支援哈夫塔尔。

从2020年1月起,利比亚战争正式叙利亚化了——外国军队成为战争的主角,本国武装则逐步沦为配角,因此,利比亚的战争结局、局势走向,主要取决于土耳其军队与埃及、阿联酋军队在战场上的鹿死谁手。

在利比亚由于土耳其国家军队的介入,给正在欢庆喜悦中的利比亚国民军,哈夫塔尔所领导的军队以致命的打击。很显然利比亚国民军于土耳其军队不在一个起跑线上!利比亚国民军最为关键的是武器装备落后,跟土耳其军队差距太大。下一步哈夫塔尔的安危,就取决于俄罗斯人对哈夫塔尔所领导的国民军支持的力度了!要知道单靠哈夫塔尔的国民军,是打不过土耳其,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联军的。

在利比亚有外国军队参与者的介入,利比亚很快就会变成下一个叙利亚战场。

其实哈夫塔尔的军事实力如果真的强大的话,就不会围困的黎波里8个月,还久攻不下了。

主要谈两点:

第一从战场形势来看,第二从舆论传播来看:

观察室认为,国民军很难在土耳其出兵之前攻占的黎波里。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有了土耳其的军事援助,士气大振。支持民族团结政府的武装,只要能够在的黎波里再坚持2个星期到3个星期,就能够迎来土耳其军队。土耳其军队在中东属于第一序列强军,军队数量超过60万,在北约各国中仅次于美国。再加上,土耳其军队装备了北约先进武器,打起哈夫塔尔的国民军,非常的轻松。2020年1月7日,土耳其议会就将投票是否出兵利比亚。以埃尔多安领导正发党在议会中占多数席次,必然能够通过!土耳其军

就第一点来说——

2019年4月开始,哈夫塔尔的部队其实已经抵达的黎波里周边,在当地展开了很多次进攻行动。

不过全世界都看到了,虽然有法国提供武器,俄罗斯派出雇佣兵、美国并不公开反对等这些有利条件,哈夫塔尔的部队还是拿利比亚团结政府没办法。

如今包括德国、意大利等欧盟国家正在穿梭斡旋利比亚局势,试图要仿照叙利亚模式,成立一个委员会,包括哈夫塔尔和民族团结政府,让他们在谈判桌上讨价还价,避免出现大的战火。

意大利是民族团结政府的最大支持派别之一,他们和土耳其以及卡塔尔等,对联合国承认的民族团结政府出力最多。

而俄罗斯美国法国等,表面上是承认这个政府的,但是对哈夫塔尔也有接触。

正因为这种藕断丝连的关系,哈夫塔尔并没有获得西方国家大规模公开支持,所以战斗力整体并不特别强大。

再加上土耳其已经公开声明派兵进入利比亚,帮助民族团结政府,这是全球首个公开军事介入的国家,当然让哈夫塔尔处境更艰难。

这是他们在最近一次围困的黎波里战役中没能取得优势的战场原因。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